处理好用海与用地管理之间的衔接

2020-06-26 16:54

那么,南沙233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中有多少适合用于填海造地?彭澎认为,全部用尽是不可取的,也与南沙新区的定位不符。“要根据需要进行填海造地。”彭澎说,也就是要根据产业性质和实际需要进行,而且,这样得到的土地并不适于高强度开发,宜用于港口物流和厂房建设,高楼大厦则不适合。

应该把填海造地作为一个长期过程,用30—50年,根据需要进行填海

胡刚认为,南沙新区填海造地可以借鉴香港经验,香港此前的大屿山填海项目和迪斯尼填海项目都是有计划的,填海的节奏也进行得非常缓慢。南沙大开发一早就确定了“科学规划,从容开发”的总基调,因此更应该把填海造地作为一个长期过程,科学规划,用30—50年的时间,根据项目需要进行填海。

事实上,南沙的填海造地一直没有停止过。

2003年的广州市“两会”上,市政园林局在回复刘莲香等15名市人大代表的建议时透露,已投入运行的大坦沙一、二期及猎德一期污水处理厂总规模55万吨/日,每天所产生的260吨的污泥经脱水后,用船运至番禺和南沙填海造地。

“对于珠三角这样人地矛盾突出的地区,大规模的填海造地有其必要性。目前广深的城市人均用地面积大概只有0.2亩,远低于联合国人均用地标准。”省地质调查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调查室主任支兵发说,“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科学地填海,怎样将其负面影响降到最低。”

填海造地尽管没有改变南沙新区的规划面积,但无疑让建设用地实现了升级。回顾南沙新区的蜕变,人们不难发现,昔日的一片滩涂正是通过步步扩容变身为如今的国家级新区的。记者检索发现,南沙面积扩容曾实现“三级跳”。

“填海造地一定要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。”胡刚介绍说,杭州湾大桥就是通过填海造地建设起来的,但它经过了多重论证,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。

宜用于港口物流和厂房建设,高楼大厦则不适合

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、广东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胡刚认为,南沙以及番禺的部分土地都是由于珠江出海口长期冲刷形成,“几千年来,珠江将珠三角的大量泥土冲刷到此,形成土地和滩涂,后经夯实才作为建设之用。因此,从这个角度上讲,南沙填海造地的历史一直在延续。”

据了解,珠三角出海口除了南沙,目前东莞、惠州和深圳都在进行填海造地项目,胡刚对此则表示忧虑:“如果盲目填海造地,珠江湾很快就会变成水沟了!”他说,南沙新区定位优质生活圈就是意味着要对开发进行限制,下好填海造地这步棋。

胡刚说,南沙803平方公里面积中有四分之一是海域面积,按照规划,除了南沙湿地生态保护用地、黄山鲁森林公园用地和区域内密集的河道,实际上的建设用地就是300平方公里左右。广州现在就制定完善填海造地的政策,有利于及时向国家争取政策倾斜,是未雨绸缪之举。

填海造地并非始于今日

目前拥有的土地优势在珠三角地区首屈一指

随着国家级新区规划的批复,南沙从一片滩涂成为一片热土。不少环保人士担忧,南沙新区的生态环境是否会同样沦为经济发展的牺牲品。而填海造地则再次把海洋生态的保护摆到了台面上。

胡刚说,填海造地最忌讳没有顺应自然规律,盲目向海洋索取土地,“以前我们就曾吃过这样的亏,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重演”。他分析说,河流冲刷下的海湾,一般会形成一边河岸淤泥堆积,一边海床则被冲刷得更深,南沙则属于这样的地理情况,所以拥有十多公里长的优质深水港。如果在围海造地的过程中,没有顺势而为,将深海床用于填海造地,不但浪费了宝贵的港口资源,还有可能造成填埋的土地成为不适合建设的软土。

“南沙填海造地某种意义上可以缓解广州总体建设用地指标困境。”广州社科院科研处处长彭澎透露,广州目前总的建设用地指标可谓捉襟见肘,南沙可以通过填海造地,用于置换其他城区的土地指标。

有观点认为,填海带来的生态影响不容忽视,但填海用地带来的规划整合难度小,规划控制执行力强,很容易做到高起点、高标准、高水平的规划建设。究竟填海会否带来生态灾难呢?又如何才能把对海洋生态的影响降到最低?

目前辖区内四分之一是海域,实际建设用地约300平方公里

胡刚认为,中国不少地方在一些江河出海口进行填海造地都有过成功经验,完全可以有效控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。像华东的海河大桥建设涉及填海项目,特别组织了一个实验室,通过模拟实验,并细致论证后才进行。

按需填海是个长期工程

广州市政府此次通过的《意见》提出,在南沙新区探索创新围填海造地管理的模式和机制,依法科学开展围填海造地。完善围填海造地用于经营性项目的供地政策,处理好用海与用地管理之间的衔接,有效拓展建设用地空间。《意见》还要求明年年中完成这一项工作。

实现扩容三级跳的南沙新区,拥有的土地优势在目前的珠三角地区首屈一指,这显然是将其打造成“世界一流湾区”和“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”的重要基础。

面积“扩容”曾三级跳

随着本月《广州南沙新区发展规划》的公布,南沙新区再度扩容,确定其规划范围为沙湾水道以南沙,总面积803平方公里,其中陆域面积570平方公里,水域面积233平方公里。如今,面积786平方公里的番禺区,再次划出其现有面积的1/3,即将总面积达256.21平方公里的大岗、东涌、榄核三镇划归南沙区,一批优质资源随之“易主”,包括大岗的中船基地、东涌的广深港高铁枢纽以及榄核镇的冼星海故乡这张亮丽名片。

有网友评论称,南沙新区刚刚补充了大岗、榄核、东涌三个镇的大面积土地,面积居于广州十二区市之首,目前甚至颇有地广人稀之感。建设用地空间令人艳羡,为何还要紧锣密鼓地计划填海造地?

人造地块不宜高强度开发

1987年底,霍英东正式提出了大力开发、建设南沙的设想,并得到香港一些华资财团和驻港中资机构有识之士的支持。上世纪90年代初,霍英东投资南沙东部22平方公里土地。在霍英东的构思中,南沙将成为一座人口36万、工业产值过百亿的现代化海滨新城。1993年5月12日,经国务院批准,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,面积为9.9平方公里。2004年3月10日,经国务院批准,商务部、国土资源部和建设部同意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扩大规划范围,面积增加17.7平方公里,开发区总面积为27.6平方公里。

2005年,广州行政区划调整,南沙区成为独立行政区,面积为527.65平方公里,其中陆域面积339.5平方公里,成为“南拓”龙头。